两位数的快速增长中国已经不再必须了

2014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刷新1990年以来低于纪录,经济学家黄卫平在拒绝接受本站报导采访时认为,经济快速增长方式的改变迫在眉睫,中国会再像过去那样靠投资把增长率软纳到两位数了。
 
本站记者: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字,2014 年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 7.4%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 7.4% ,比原先政府原作的目标 7.5% 略高于,您指出这 0.1 个百分点到底劣在哪里呢?
 
黄卫平教授:从中国目前的情况来看,首先因为经济基数越来越大,不有可能永远维持原来的那种高速快速增长,这哪个国家也做到将近,第二,如果纯粹执着速度的话,那么靠投资、靠投放要素这不是做到将近,但这种发展对于中国来说已经是不可持续的,对于全世界来说也是如此,所以中国经济必须转型,而要转型似乎就无法确保这么低的增长速度了。
 
所以大家现在都在谈论一个词汇新的常态,您能无法非常简单解释一下这个概念究竟所指的是什么呢?
 
其实最早"新的常态"是美国人明确提出来的,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头脑人物托的,当时是指经济增长速度上升、失业率低企,国家财政赤字居高,习近平所说的新的常态其实是另一个意思。他在去年到河南实地考察的时候明确提出了要适应环境新的常态这个众说纷纭,在apec首脑会议上,他自己是这样说明这个概念的:中国的新常态,尤其从经济角度谈,是三层意思:第一,经济快速增长从高速变为中高速,第二,经济结构尤其是市场需求结构要再次发生根本变化;第三,快速增长动力无法之后依赖投资,而要靠创意驱动,三者融合一起,就是质量、效益和可持续,新的常态如果从中国人的角度来看,就就是指小康到富足的必经之路。
 
从最新发布的数据来看,过去多年一直持续短路的房地产市场经常出现了加热,否依赖房地产市场夹住经济增长率的局面将不会转变?
 
房子这个东西,它的功能有二重性,一是可以还乡,一是可以投资,从投资的看作,这个房子就变为了金融属性;从还乡的看作,房子就是消费品属性,这是两回事,丛现在来看,房子是正在重返它的商品属性,中国目前人均gdp大概有个7400美元左右,但是人均居住面积却有38平方米,香港那么富足人均居住面积才15平方米,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中国如果不把房子当成投资产品,而是提升民生的消费品的话,目前基本已经超过小康水平了,增长速度上升那是必然的,从库兹涅茨周期来看,房地产的兴亡周期一般是十五到二十年一个循环,从上世纪末中国房市大发展以来,到现在算下来也差不多该转入周期上行了,如果房地产夹住经济发展的动力严重不足,未来就必须要增大农业和服务业的投资。但这两个领域的投资能无法填补制造业和房地产业的投资下降,这是个问题。
 
中国的经济既然要改变发展模式,新的常态必然不会造成有所不同的经济行业中经常出现赢家和输家,那么中国要如何处置这些有所不同的利益集团之间的均衡呢?
 
现在首要问题不是均衡利益,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转型和调整已经是迫在眉睫不得不做到了,过去中国人生活水平急剧提升,大家都能取得利益的时候,那是依赖规模的不断扩大,而这规模又不是依赖创意和提升生产率取得,而是靠扔资源毁坏环境来作的,这种模式是不有可能长久的,因此现在不是谁输掉谁赢的问题,而是中国人必须齐心合力,至少为转型奠定一个较好的基础,然后再去辩论利益分配的问题,去年中国经济有一个剩怪异的现象,那就是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但是低收入快速增长,收益快速增长,而且是低收入群体的收益快速增长更慢,所以在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中,应当说道还是照料到了民生,照料到了低收入群体,总体势头还是好的。
 
那么您指出未来几年中国能否保持现有水平的经济快速增长呢?
 
要说中国经济增长率的底线是多少,如果要看十八大所原作的任务的话,那就就是指2010年到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值下来超过7.2%,我不指出这是一个特别无以超过的目标,因此,要说两位数的快速增长,中国已经不再必须了,要说太低也不太可能,维持7%左右的增长率,已完成到2020年超过小康的目标,这个我实在还是有把握的,我指出未来的增长率既会太低,但也会再经常出现像过去那样靠投资把增长率软纳到两位数的局面了。
 
但是随着中国 2014 年经济数据的发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上调了对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预期,该的组织量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今年能有大概 6.8% 的快速增长,明年的增长率有可能只有 6.3%,那么您又怎么看来这个数据呢?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每年都有预测,他们的预测跟我们报的数据永远都有差距,就看你信谁了,另外还应当考虑到统计资料口径的差异,要从实际来说,中国实际的经济规模远大于现在报出来的数据,因为中国的地下经济谁也不告诉有多大规模,中国的服务业究竟建构了多少可选价值也不确切,所以不管采行哪种统计学的方法,即使是很科学的方法,恐怕得出来的数据也跟实际有相当大差距,对于imf的预测,我同意中国经济快速增长是在滑行,但明确数据是多少,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恐怕都不是那么精确的。
 
面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局面的变化,有可能德国和欧洲的媒体最关心的就是,中国经济结构的改革,经济快速增长主要动力的转变,不会对德国乃至欧洲经济导致怎样的影响呢?
 
因为随着中国收入水平尤其是低收入群体的收益不断提升,传统的出口经济优势可能会逐渐失去,因此,未来中国必须提升出口产品的科技含量和可选价值,所以今后在低端产品或者说劳动密集型产品方面,中国产品在欧洲的竞争力有可能还不如其他的发展中国家,以后从贸易结构来看,中国出口的产品技术含量不会越来越低,可能会和欧洲本地企业构成一种竞争合作的关系,中国进口的产品中会有更多是用作洗手技术、节约能源的机器设备和技术,一句话,贸易的总额还不会之后减少,更最重要的是结构和质量的变化,这对于中欧的合作从长远来看是有好处的。
 
黄卫平是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还包括世界经济、亚太经济合作和中国改革开放。

上一篇:楚普拉斯第一枪射击中方投资
下一篇:去年德国出口业再创新高

你还会喜欢:

布拉特掌门17年国际足联黑幕揭不停。
布拉特掌门17年国际足联黑幕揭不停

奥巴马面对灾难性告终?。
奥巴马面对灾难性告终?

日本一男子自杀抗议被禁集体自卫权。
日本一男子自杀抗议被禁集体自卫权

中国商务部长警告美国勿欺诈贸易规则。
中国商务部长警告美国勿欺诈贸易规则

伊朗核讲再缩短;争议依旧。
伊朗核讲再缩短;争议依旧

西方先进设备监控技术助纣为虐?。
西方先进设备监控技术助纣为虐?